以书法入花鸟,子游印象

时间:2019-11-17 17:11来源:艺术展览
在手写体书信默然让道给E-mail、手机短信、QQ等等电子通讯手段之后,从某种意义上说,手写体书信就具备了文物的属性。因此,坚持手写书信,某种程度上就无异于在坚持制作文物。

在手写体书信默然让道给E-mail、手机短信、QQ等等电子通讯手段之后,从某种意义上说,手写体书信就具备了文物的属性。因此,坚持手写书信,某种程度上就无异于在坚持制作文物。一般来讲,手写体书信由于书写工具的不同,可以分为硬笔书信和毛笔书信两类,显然,其中毛笔书信在时间的维度上其纵深更为久远,因此,文物的属性也就更加鲜明和强烈。子游首先惊异于我的,就是他那封用毛笔写给我岳父的长信。那天,我去岳父家,岳父递给我一封信说你看看。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子游的书法。信纸用传统的信笺纸,信的辞气谦谦而闲雅,最吸引我的就是子游那一行行灵动的行草,而书写间有时因笔误而加的圈点则更增加了许多生动的意趣。现在,那信的内容早已模糊,而对子游书法的印象却十分清晰。后来听子游说,书法他已写了几十年,难怪呢。

图片 1

我喜欢子游做事的方式。子游这些年来专心在做具有文献价值的《中国画艺术年鉴》,前后已历时八年,共出版了六辑九册。出这类书,所涉的画家面要宽,而择要精。因此,这些年来,子游就像一个游子,于长城内外、大河上下、长江南北,为获取第一手资料而遍访画家,在获取了海量的采访文字资料与图像资料之后,《年鉴》的编辑也就具备了丰厚的底气。《年鉴》从收集材料、编辑、排版,到出版、印刷,除去子游的两个助手之外,大多子游都得亲力亲为。这不仅考验眼力,而且考验体力。而子游两方面都OK,令我钦佩尤甚。

寓目得心 (国画) 陈子游

子游在做书之余游于艺。今年春上因为出书的事,我到北京子游的寓所。除了喝茶谈出书的事,子游拿出他的绘画作品及手稿给a我看,我于是有幸得以领略子游绘画的风貌。本来先精于书法,而以书法之根基发而为画,是古代文人画家常循的路线。子游也不例外。子游因有书法的根基,所以绘画上可以看出他的自信,他的绘画用笔上讲究笔性,用笔通脱而富于变化;而画面所传递的气息则是雅致的,以此可知子游的文气。

陈子游,1966年生,湖南怀化人。2001年就读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高级研修班。2004年至2008年进修于中央美术学院。现任《中国艺术家年鉴》主编,《中国画艺术年鉴》执行主编。

子游是幽默的,而他的幽默却多半会被他有些凝重而认真的外表所覆盖。第一次见子游,他那时还在二月书坊负责《画风》的编辑。那年因约岳父的稿子,子游来武汉家中采访。而我则作为车夫,负责迎来送往。初见子游,我以为子游是那种只会正儿八经圣神地谈艺术的家伙儿。没想到那天送走子游,子游在火车上给我发来短信说:感谢武汉人民的热情款待!而我这时也就因这个短信忽然膨胀到有责任充当全体武汉人民的代表,给他回了:武汉人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

秋荷独爱时 (国画) 陈子游

2012年12月13日

子游的花鸟画可用几个词概括:清新、明朗、恣意、高迈。子游的艺术趣味,看上去是一触即发的,实际上是集他多年来的学养、阅历和勤奋,是他对艺术趣味的关照和对艺术品质的讲求联系在一起。子游的画呈现出清雅的局面,跟他的艺术追求一致,他交往甚宽,几十年来耕耘不辍,从中也找到自己的角色,在定位中保持个人品质。尤其是他对书法的投入,底子好,直接书法入纸,下足了力气,能够看得出线条的质量,他用笔线条的韧性和自由,没有那种漂浮油滑之气,而是沉稳、清新、明快,能够吃到纸里,这是一种功力的体现。

范扬

我一直认为中国的花鸟画跟中国书法有直接关系,因为花鸟画的点画,花鸟画的用笔取决于书法,没有好的书法功底,我们的花鸟画真不知该怎么画。子游以书法见长,几十年的功夫下来,从用笔的点画之间,到突出的笔墨气息,都是一般画花鸟画的所不能及的。子游同时又是学艺术理论的,十几年在艺术理论上的研究以及他对传统中国画理论的梳理和研究、对花鸟画的认识,也区别于一般画花鸟画的人对花鸟的认知。因此,我认为,子游的花鸟画尊崇的是中国传统绘画精神的花鸟画,而不是大笔一挥和一挥而就的花鸟画,因此,我喜欢他的画。

胡石

我觉得,一个人心目中有标准很重要,有标准才有方向。子游是有标准有方向的人,心很大有志向,对自己有要求,做事做人做画是一致的。尤其这几年的花鸟画,包括对书法的研究和坚守,是比较难得和有显著变化的,他的画清新典雅,画面气息朴质开阔。我们当代的画家都还在路上,那些有方向和要求,包括在生活中树立标准的人,才会有成就有结果。子游非常清楚这一点,体现在书法、文字、绘画上,是按照自己心目中的要求和标准去做,近期的画越来越显示出个人的面貌和体系。

李文亮

子游的画,跟以往的传统花鸟画不一样,他不是刻意去做功夫和描摹,而是天成的东西居多,这种天成来源于对艺术史研究后的宽阔和自由,其中又不乏天真和天趣,这里的天趣区别于儿童画那种,造型的恣意和放纵,一点一画,线条和神情所含存内在的能量和感受会大不同,是有着极好审美和理性把握后的天真,也是理性表达中一种专注的把握才能够完成这样的天真,是真性情的直接呈现。

赵跃鹏

编辑:陈荷梅

编辑:艺术展览 本文来源:以书法入花鸟,子游印象

关键词: